尘埃落定什么意思(尘埃落定是要表达什么)

  “做一个王,要么就是天底下最聪明的人,要么就干脆是个傻子……”12月10日晚,由关正文担任总导演的文化综艺《一本好书》播出阿来的作品《尘埃落定》上部,喻恩泰演绎的“傻子”二少爷,既有那份耿直的傻气,又是那个最具智慧和洞察力的人。

  尘埃落定什么意思(尘埃落定是要表达什么)

  ↑剧照

  《一本好书》由曾制作出《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成语大会》《见字如面》等爆款文化综艺的关正文团队打造。《一本好书》创新性融入了话剧、舞台剧的表演形式,把《月亮与六便士》《时间简史》《霍乱时期的爱情》《暗算》等名著搬到舞台上。节目一经播出,就获得了豆瓣高达9.3的评分。

  今日,红星新闻记者专访了《尘埃落定》作者阿来和导演关正文,讲述这期节目背后的故事。

  总导演关正文:

  《尘埃落定》可以被各种文化语境下的人阅读

  在《一本好书》即将收官之际,阿来的小说《尘埃落地》被搬上了舞台,《尘埃落定》被分成了上下,也成为节目目前演绎时间最长的一本书。一望无际的雪山、草地,独有的藏区风情。“吕秀才”喻恩泰演绎既愚钝又聪明的土司家二少爷,徐帆则变身“傻儿子”的母亲。历史的风云变化、即将土崩瓦解的土司制度和家族的斗争,为了活下去,二少爷要变成傻子。

  尘埃落定什么意思(尘埃落定是要表达什么)

  ↑剧照

  选择《一本好书》收官,在总导演关正文看来,《尘埃落定》毫无疑问是一本好书,“很多人说它是末代土司的悲歌,实际它是超越地域的,是中国当代文学中少有的,可以被各种文化语境下的人阅读、共享的。”

  关正文认为,《尘埃落定》是一个很好的话剧题材,“我和阿来说了很多次,可以把《尘埃落定》改编成话剧。他说,你要愿意就试试吧。这也是选择《尘埃落定》的原因。”

  凭借《尘埃落定》,阿来成为茅盾文学奖史上最年轻的获奖者。当年评委会曾评价《尘埃落定》“视角独特,有丰厚的藏族文化意蕴。轻淡的一层魔幻色彩增强了艺术表现开合的力度。语言轻巧而富有魅力,充满灵动的诗意,显示了作者出色的艺术才华。”

  2018年9月27日,由中国作协、人民日报海外网主办的评选结果揭晓,《尘埃落定》入选改革开放四十年最具影响力小说。而在《尘埃落定》出版的1998年,不仅取得了首印五万册销售一空当即又加印五万册的成就,此后更是创造了长盛不衰的成绩:出版20年,先后推出15个不同版本,总销量逾百万,更在海外30余个国家出版。

  尘埃落定什么意思(尘埃落定是要表达什么)

  ↑剧照

  20年前,

  关正文曾促成《尘埃落定》出版

  “我在现场很感慨,自己写的小说、场景,用另一种很有分寸的方式直观呈现出来,对我来说更为形象。” 阿来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在《尘埃落定》录制期间,他刚好在北京,专程去现场和徐帆、喻恩泰等探讨。“我很喜欢这种形式,很生动。很多人说《尘埃落定》是一部关于权力的寓言,《一本好书》把这条最重要的线索拎出来,是恰当的。演员表现得也很生动,很有分寸。”

  事实上,阿来和导演关正文因为《尘埃落定》还有一段故事。阿来写完《尘埃落定》时,不过38岁,由于没有名气,这部小说被十几家出版社退稿。对于这本书的出版,阿来也不抱什么希望,回到阿坝继续编那本纯文学双月刊《新草地》。阿来告诉红星新闻记者,1997年时,他和关正文在湖南参加一个文化活动时认识,聊文学很聊得来,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当时阿来的《尘埃落定》已经写出来三年了,但没人愿意出版。关正文看了文稿后,立即在其供职的《长篇小说增刊》中刊登了20万字。此后,关正文又召集当时在文坛有影响力的批评家、作家搞了一场《尘埃落定》研讨会。

  正因为有了这位伯乐,《尘埃落定》在被10多家出版社退稿后,最终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也让阿来成为最年轻的茅盾文学奖获得者。

  阿来说:“正文对《尘埃落定》的推出有很大关系,后来的宣传、推广上也花了很多心。他对小说的理解和我对小说的理解很相似,我们之间的故事就延续了下来。”

  尘埃落定什么意思(尘埃落定是要表达什么)

  ↑阿来(红星新闻资料图)

  阿来谈好书标准:

  经过文学史历史沉淀

  《尘埃落定》早在多年前就曾被改编成电视剧,此后又陆续有川剧版、歌剧版,不过,这次是《尘埃落定》第一次以话剧、舞台剧的形式被搬上舞台。阿来非常认可各种对《尘埃落定》的改编:

  “我不会对二度创作表示什么意见,正是不一样才产生新的意思。我并不要求所有的改编都和小说一样。如果改编都和小说一样,那改编就没价值了。因为每一个改编都有自己的发现和创造,这是最好的价值。”

  《一本好书》是推荐经典书籍,以话剧、舞台剧的形式演绎出一部书的片段。

  在阿来看来,好书的标准很简单,就是那些被文学史、思想史确定为经典的作品,这些作品经过实践淘洗,显示出思想、精神、审美的价值。

  阿来说,自己看书无非两类,一类是文史哲经典;另一类则是和自己正在写作的题材有关系,需要读很多材料。不过,一直以来,阿来并不太愿意给人推荐书,“文学史就是最好的推荐人,文学史已经给我们推荐了那么多书,而且每个人的人生阶段面临不同问题,需要解决不同问题,看书也因人而异。”阿来笑言,读书有两方面,一个是读、一个是寻找书的过程,这个寻找过程也是一个寻找解决方案的过程,如果单看别人的推荐,就丧失了寻找这一过程带来的乐趣。

  红星新闻记者 邱峻峰 图片由节目组提供

  编辑 唐欢

直播招商001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