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的2020:创记录的融资 烧不完的游戏

在线教育的2020:创记录的融资 烧不完的游戏

黑天鹅事件之下,在线教育成为2020年最亮眼的存在之一。

教育是刚需,因为疫情期间的居家隔离令,在线教育迎来新一轮的用户增长期,资本也疯狂涌入。

但疯狂过后是更大的疯狂,在线教育难逃固有的周期——在学生复课返校后,各大在线教育平台不得不花更多的钱来进行营销宣传、获客以及留住平台上的家长。

优胜教育、柚子练琴、学霸君背后,是一家又一家退出的在线教育平台,以及即将出现困难或者已经出现困难的教育机构。

整个行业正在经历新一轮的洗牌,未来,在线教育又将何去何从。

  涌入在线教育的钱和人

2020年,资本对于在线教育的狂热程度,可以从一组数据中看出端倪。根据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2020年度中国在线教育投融资数据报告》(以下称“报告”),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领域共发生111起融资,同比下降27.93%。

但是,在线教育领域的融资总额却达到了历史高位,融资总额超过539.3亿元,同比增长267.37%。这一总额比2016年到2019年四年的融资总额都要多。

这主要是因为资本越来越趋向于头部平台。在披露了具体金额的融资案例中,最大的10笔融资总额为67.55亿美元(约合436.13亿元),占全部融资的80.87%。

其中,四笔最大的融资被猿辅导和作业帮囊括,分别是猿辅导的G轮10亿美元和G+轮22亿美元,作业帮的E轮7.5亿美元和E+轮16亿美元。这四笔融资总额在十大在线教育融资案中的占比又高达82.16%。

报告显示,2020年的融资,集中在第一季度以及第四季度,融资数量分别为32起和35起。

以技术投资见长的创新工场也加大对于在线教育的布局。李开复认为,新冠疫情加速了在线化,对教育行业影响深远,不仅越来越多家庭接受线上教育,B端传统线下机构也加速转为线上。足够数量的优秀教师,更好的智能终端以及更快的网速,促使越来越多家长更愿意为孩子在教育上投入更多的资金,线上教育即将进入快车道发展。

“人工智能创新工场很强的标签,但在2020年,创新工场在在线教育领域的投资超过了人工智能” 在豌豆思维的融资发布会上,李开复如是说。甚至创新工场还将在线教育列入未来四大重点投资趋势,在线教育的热度由此可见一斑。

疫情的确成为了在线教育爆炸式增长的催化剂之一。在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之后,跟谁学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向东谈到:“受疫情影响,公司第一季度的总付费人次达到77万,相当于去年同期的4.1倍,在公司第一季度的总付费人次中,绝大多数是纯新招的付费人次。”

广阔的市场意味着更激励的竞争,而激烈的竞争也需要更多的资金储备。除了未上市的企业,已经上市的在线教育平台,也在融资圈钱。其中,好未来在2020年底通过发行新股和发行可转换债券的方式募资33亿美元,新东方也在2020年底的二次上市中募资超过110亿港币,跟谁学同样在2020年底通过定增方式募资8.7亿美元。

教育行业到底多有钱,行业的招聘状况和年终奖也给出了一些答案。

猎聘推出《2020在线教育中高端人才就业报告》则显示,2020年1-8月,在线教育新发职位在整体教育培训行业职位的占比为19.41%,比2019年1-8月的占比提高3.93个百分点。在线教育在整个教育培训行业的新发职位占比呈逐年递增的态势,这表明在线教育领域蕴含着不断增多的机遇,有更好的发展前景。

而智联招聘提供的《2020年白领满意度指数调研报告》则显示,2019年,文体教育/工艺美术行业拿到年终奖的白领比例为15.3%,在2020年这一比例升至18.6%,是唯一实现正增长的行业。

其中一位刚跳槽到在线教育行业的从业者告诉新浪科技,自己的岗位是内部新设立的岗位,但给出的薪水超出了自己的预期,所以即使要面对全新的环境和工作方式,自己还是愿意尝试。

一方面是资本和人才的涌入,另外一方面是在线教育机构的创纪录融资,但对于在线教育机构来说,无序竞争及带来的亏损是横亘在眼前的难题。

  无休止的竞争与亏损

随着新的寒假招生季到来,各大综艺和跨年晚会继续成为不差钱的在线教育机构争抢的对象。

其中,豌豆思维和网易有道携手《乘风破浪的姐姐2》,后者还签约节目嘉宾那英成为“好课星推官”,瞄准30岁以上的家长群体。作业帮成为《奇葩说》第七季的赞助商,洗脑广告词一度让人联想到BOSS招聘和企查查。跟谁学旗下的K12教育产品高途课堂成为《欢乐喜剧人》第七季官方指定赞助商。猿辅导牵手《最强大脑》。好未来旗下的学而思网校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合作《经典咏流传》第四季。

据不完全统计,更早前的元旦之夜,作业帮、猿辅导及旗下斑马AI课、好未来旗下题拍拍等,分别投放了央视、B站、北京卫视、江苏卫视、湖南卫视、浙江卫视、江苏卫视、东方卫视等跨年晚会。

题拍拍为好未来旗下拍题产品题拍拍为好未来旗下拍题产品

除了这些大手笔之外,各大在线教育平台还把各类广告投放到了微博、微信朋友圈、楼宇电梯广告、地铁公交车等公共交通站台各个地方。有网友吐槽,“想看不到在线教育的广告,是如今最困难的事情。”

网易有道CEO周枫在全体员工大会上谈到了网易有道的亏损,他认为这些都属于“增长性亏损”。他认为,2020年在线教育在今年渗透率从10%提升到了超30%,头部阵营加大了投入力度拼命做规模。“我们的基本判断是从新玩家阵营当中跑到头部的机会变得低很多。”

周枫认为,消费者的需求一直在变,只要推陈出新就有机会,短期内没有哪一家可以一家独大,形成垄断。正因为如此,在线教育在加速发展,目前仍处于资本的投入期,而非赚钱阶段。大规模投资主要基于两点:家长为高质量的教育付费的意愿强烈、总的市场规模潜力巨大,天花板足够高。

在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周枫表示,网易有道致力于继续保持健康快速的增长,接下来几个季度仍然会趁热打铁抓住增长的窗口期继续聚焦于营收增长。

根据网易有道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网易有道第三季度营收8.96亿元,同比增长159.0%。而运营亏损为8.940亿元,而2019年同期为亏损2.437亿元,同比增长266.84%。

网易有道并不是唯一出现大幅亏损的在线教育平台。2020年第三季度跟谁学净亏损为9.325亿元,同比转亏,这也是跟谁学上市以来首次报出亏损。但与此同时,跟谁学K12在线课程正价课付费人次保持高速增长,达到114.7万人,同比增长140.5%。

好未来的2021财年第三季度录得净亏损为4360万美元,同比转亏。其中,该季度好未来来正价课的学生总注册人数增加继续保持40%以上的同比增长,达到339.7万人次。与此相对应的,好未来的季度营销费用从去年同期的1.909亿美元增至4.207亿美元,增长120.3%。

在正价课付费学生保持增长,收入增长的情况下,亏损却在继续增加,直接原因就是在营销费用上的巨额投入。陷入越要保持增长就越要投入,越投入亏损越大的恶性循环。

2020年11月,豌豆思维宣布获得1.8亿美元C轮融资,豌豆思维的投资人,新东方教育集团董事长俞敏洪谈到了在线教育的亏损问题,他认为2020年在线教育明显过热,投资者也不理性。投资大量涌入,但没有一家在线教育平台的获客成本低到可以形成商业模式闭环的程度,但目前来说,降低获客成本是一个伪命题,因为竞争对手会增加在获客上的投入抢占更多的生源。

“未来,教育行业必定是线上和线下平分秋色的局面,在线教育一定是一个发展方向,只不过无法完全替代线下教培。”俞敏洪认为,在获客成本的支出之外,一家在线教育平台的生存还取决于续费率,“续费率低于80%就是没有过生死线。”

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在接受新浪财经采访时也谈到,2020年在线教育的投融资明显过热,教育是慢功夫。他告诉新浪财经,“过去一年被淘汰的那些在线教育机构,或多或少犯了一些错误,对整个教育行业也是一个警醒,做教育并没有那么难,只要真正回归到常识,就不会出大的问题。”

  家长的焦虑就是需求

一位在线教育行业的从业者告诉新浪科技,每个人都要接受教育,现在甚至倡导终身学习,正如同医疗、交通那样,教育也是永远都存在刚需,随着家长的焦虑在增加,教育的需求也在保持增长。

他甚至规划好了自己未来的职业生涯,在在线教育行业再积累几年,然后回到自己的老家从事教培行业。

多位1-3岁的孩子的家长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表示,在3岁以前并不太着急为自己的孩子报学习班。当然,也有不少家长在孩子3岁之前为孩子报了一些兴趣启蒙的课程,不过基本都是在线下,而非线上。

等到3岁之后,家长们开始陪同自己的孩子体验多种试听课程,然后帮助孩子选择相对应学科的在线教育平台,基本都集中在火花思维、豌豆思维、学而思培优、高途课堂等。也有一部分家长愿意花更多的钱为孩子选择一对一培训。兴趣课堂则偏向于选择美术宝等平台。

多位常住美国和澳大利亚的中国家长接受新浪科技采访表示,带孩子远赴国外求学是为了让孩子获得更优质的教育资源,在原生英语环境成长,为未来的留学做准备。但是,自己依然还无法脱离国内的教育资源,不少家长都在美术宝、火花思维等平台为孩子报名网课。“国内的在线教育确实更方便,我们不能让孩子落后。”他们说。

家长们的焦虑主要来源于两点:城市的高中越来越低的升学率以及别人家的孩子。“学区房价格有多高,家长们就有多焦虑。”一位广东的家长告诉新浪科技,自己之所以把超过100平的房子卖了换成50平、楼龄超30年的老破小,“就是为了自己的孩子有接受更好的教育的机会。”

该家长还对新浪科技分享了一则趣事,小区有一位孩子的学习成绩不好,其他家长甚至愿意掏钱为这名孩子报名在线教育课程,帮助他补习知识,“因为他的成绩如果不好,会影响这一带的房价。”

哭笑不得的背后,是家长和客观环境对于孩子成长越来越多的焦虑。

中国科学院大数据挖掘与知识管理重点实验室发布的《中国K12在线教育市场调研及用户消费行为报告》显示,目前30-49岁的人群是K12在线教育消费的主力军,占比高达80%。此外,K12在线教育市场的家庭往往拥有较强的消费能力,年收入在10万-100万区间的中产家庭占比达83%,且年收入越高的家庭,每年为孩子投入的教育支出就越高。

在线教育,仿佛又回到了互联网行业竞争的主旋律中——烧钱,获客,耗死对手,然后获得更多定价权。

只是,谁也不知道这一场战争的终点在哪里。

网络直播加盟0070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