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村摘牌后,村民恶搞直播不断,穿病号服戴绿帽还有人爱看

网红村摘牌后,村民恶搞直播不断,穿病号服戴绿帽还有人爱看

最近,广西某村庄竖起了"网红村"的牌子,村民们在网上进行直播,为了获取关注,做出了各种怪异、低俗的举动。有的居民身穿大红色西装、病号服,戴着绿帽子,举止怪异,还有的村民头发一半是黑色,一半被染成黄色、红色,语言低俗,有的村民躺在地上滚来滚去的,让人一头雾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那么做。之后当地政府摘掉了网红村的牌子,还约谈了相关人员。

这件事引发了舆论关注,网友们褒贬不一,但大多数网友都反对这种直播,认为这种哗众取宠的直播方式不可取。

《2020年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6月,中国短视频用户超过了8亿,网络直播用户超过了5.62亿。而2019年,短视频市场的规模达到了1202.4亿元,网络直播的市场规模也达到了惊人的843.4亿元。

在网上直播、发布短视频是没有门槛的,普通人注册一个账号,就能够在网络上输出内容和价值观。这让部分草根有了实现梦想的途径,通过直播的方式赚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但也导致了一些乱象,污染着人们的视听。

一男子在网络上发布了很多关于蛇类的视频,收获了50多万粉丝和大量的打赏,收入700多万,但之后却被爆料该主播涉嫌非法捕捉、非法运输野生动物。陈某和张某为了博人眼球,直播高速飙车炸街,被民警抓获。

某吃播拥有上百万粉丝,一开始还是正常的直播吃东西,但后来觉得常规的直播不能为自己增粉,开始假吃、催吐、打瘦脸针,有时购买几十盘食物,拍一些片段后就全部倒掉,造成了大量的浪费。打色情擦边球的直播更是屡禁不止,比如"黄鳝门"事件。

低俗的短视频、网络直播必须要被整治,网络空间不仅能为主播们赚取金钱,也是亿万民众共同的精神家园。生态良好、价值导向正确的网络空间,可以让人们有积极向上的力量,让人们努力去发现生活中的美好。乌烟瘴气的网络内容,不仅会污染大家的精神世界,也会给未成年人造成不良的影响。如陈某和张某直播飙车的行为,部分未成年人看了,可能会觉得这样的行为很酷,继而会进行模仿,给交通安全造成隐患。

网信办建立了网络直播黑名单制度,从2018年8月到2019年8月,短短一年时间内,就有2100名主播被列入了黑名单中。但这还是不够的,提高准入门槛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直播平台需要对主播们的专业素养、思想道德和法律常识等方面进行考察,切实地提高行业的整体素质。在未来,直播行业可以实行持证上岗制度,让直播行业健康有序地发展。

对直播内容,平台方面应该严加审核,不能当甩手掌柜,听之任之不管不顾,也不能一刀切。要主动作为,制定相应的标准,可以通过人工智能和传统人工相结合的方式,做好审核把关工作,对于发布过多违法内容的主播,可以报警处理。起到震慑作用,让其他的主播们约束自己的行为。

对于我们看客来说,要拒绝"审丑"的风气。一女主播在直播期间翻车,萝莉变大妈,但这次的翻车事件反而给了她更多的关注度,粉丝数量不降反增。这样的现象值得我们深思:若是这类的新闻过多的话,可能主播们就不会努力输出有营养的价值了,他们会认为,炒作比勤恳工作有意义得多。这样一来,会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局面,网络直播的质量会越来越差。

我们需要摒弃看客心理,对于违规的主播们,要交给相关部门来处理。讨论过多的话,反而会给他们增加热度。

大家是如何看待这个新闻的呢?

直播招商加盟0042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