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直播《王者荣耀》需腾讯同意 双方矛盾能否化解?

玩家直播《王者荣耀》需腾讯同意 双方矛盾能否化解?

【CNMO】游戏主播和玩家们直播自己玩游戏的画面,是否构成独立作品、和游戏公司共同享有著作权?近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作出的一份一审判决明确,著作权由游戏公司单独所有。

继2020年11月在深圳市南山区法院一审胜诉,要求玩家在抖音上发布《王者荣耀》游戏视频须经腾讯同意,腾讯的法务团队再次在同类案件上取得了初步胜利。广州知识产权法院认为,涉案游戏直播系在游戏画面基础上添加了解说、和玩家互动的弹幕等,不足以证明构成新作品,侵犯了腾讯所有的《王者荣耀》游戏的著作权,故认定主播和玩家直播游戏的行为构成侵权,并判决直播平台西瓜视频和今日头条赔偿腾讯一千万元。

对此,西瓜视频和今日头条相关法务负责人表示,将于近日提起上诉。

在控股斗鱼、虎牙,投资快手和B站之后,腾讯于游戏领域已经构建起从上游游戏开发、中游发行渠道,到后期电竞直播的完整闭环,并要求其它直播平台和游戏主播获得其授权才能直播自己旗下的游戏。而网易等其它游戏厂商,现在已对类似行为持放任态度。

玩家、直播平台和游戏厂商之间的权利边界该如何界定?反垄断背景下,能否实现多方共赢?这些问题,都待二审法院作出回答。

游戏直播著作权该归谁所有?

游戏直播的著作权应该归属于谁,在业内属于存在争议的问题。

早在2014年,网易就曾因《梦幻西游2》的直播版权问题向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指控广州华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通过其经营的YY游戏直播网站等平台,直播、录播、转播网易的《梦幻西游2》游戏内容,认为其构成侵害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请求判令华多公司停止侵权、赔礼道歉和赔偿1亿元等。

这场国内首例游戏直播侵权案前后拉锯长达5年之久。2017年11月,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一审认定华多公司构成著作权侵权,判令其停止侵权、赔偿网易公司2000万元,后由于双方均对一审判决表示不服,案件随即上诉至广东高院。直至2019年12月26日,历时5年的《梦幻西游2》网络游戏直播侵权案终审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对于这一判决,游戏主播们和直播平台一直持反对意见,认为相关视频和直播能够吸引观众的核心在于主播,因其独创性而构成独立的作品,享有独立的著作权。

如著名游戏主播酷爱zero老肉就曾做过一个类比,认为游戏直播也是一种表演。

“拿评书来说吧,好多说书人都说《三侠五义》,每个说书人也都有自己的粉丝,不过单田芳老师的粉丝呢,就爱听他说,别人说的就感觉不对味儿。哪天单老师《三侠五义》说完了,改说《薛家将》了,粉丝们仍然一样爱听,这就是一种粘性。这种粘性在咱们游戏直播当中也是一样的,不管你玩什么游戏,真爱粉,尤其是经常送礼物的粉丝,基本上也都是喜欢看的。”他说。

这一观点也得到了部分学者的支持。如2020年6月,西南政法大学人工智能法学院曾发布《游戏直播行业法律保护白皮书》。白皮书认为,游戏如果视为类电作品,在游戏中,玩家的行为动作有一定的独立性,尤其当游戏厂商在设计游戏时就是开放式的,那么最终由玩家自由挥洒出的游戏画面及其传播,这部分著作权有可能归玩家所有。

事实上,本次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的判决,也在原则上认可了这一观点,但在个案认定时,认为本案中涉及的游戏直播原创性不足。理由是相关直播系在游戏画面基础上添加了解说、和玩家互动的弹幕等,不足以证明构成新作品。

凭借技术高超、解释详细或者风趣幽默,不同类型的游戏主播都能积累各自的粉丝

遗憾的是,对于解说和弹幕不足以构成新作品的原因,以及应该从哪些角度来定义原创性,判决书都没有进行详细分析。

是否起诉游戏直播,游戏厂商需要权衡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游戏从业人士表示,因为存在与平台和游戏主播们合作的需求,其它游戏厂商现在很少起诉这类案件,包括最早起诉YY游戏直播网站的另一家游戏大厂网易。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游戏直播行业营收达208.1亿元,腾讯控股的游戏直播平台虎牙和斗鱼合计占据的市场份额已经超过75%,这还没有包括腾讯视频,以及被腾讯投资的快手和B站。

这种情况下,网易等游戏厂商在下游的游戏直播和视频领域的宣传渠道不多,也就很欢迎游戏主播们来帮助自己扩大影响力。不过,随着短视频的兴起,抖音、西瓜视频等成为这些厂商的新渠道。

现在,腾讯已经构建起了从上游游戏开发、中游发行渠道,到后期电竞直播的完整行业闭环。从商业逻辑的角度出发,用诉讼来从法律上建立版权壁垒,有利于进一步巩固腾讯在游戏领域的地位,也是无可厚非的。但前述游戏行业人士也表达了担心,这可能会打击到其它直播平台和游戏主播们的积极性,希望各方最好能够合作共赢。

直播平台加盟0018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