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继炳味业估值延续下落,较极峰变小1348亿,“金兰酱油第一股”还能打金兰酱油么?

  仅仅过去8个交易日,“酱油第一股”海天味业从巅峰跌落后再次飘绿。   截至今日收盘,海天味业股价达159元/股,市值近5152.3亿。而在9月3日早盘,海天味业股价一度上涨至203元/股的历史高点,市值创新高超过6500亿元。粗略计算,海天味业股价较巅峰跌去近21.7%,市值也缩水近1348亿元,目前仍超中石化。   近日,海天味业在各方关注下完成多笔大宗交易,仅9月10日一天就发生了8笔大宗交易。总成交164.45万股,成交金额2.35亿元,成交均价143.01元,大宗交易成交金额占当日成交金额20.12%。   “泡沫论”来袭下,“酱油第一股”还能继续打酱油吗?   2014年2月11日,海天味业在上交所主板成功挂牌上市。在过去六年时间里,海天味业保持着持续高增长,一度被称为“酱油界的茅台”。   按照2014年上市的发行价格51.25元/股、市值383.86亿元计算,相较于今日收盘,短短6年多时间海天味业股价上涨近67.77%。   在这背后,海天味业实控人庞康也迅速地完成了个人财富积累。   根据胡润研究院最新发布的《疫情四个月后全球企业家财富变化特别报告》,报告显示,海天味业实控人庞康位列全球百强企业家中财富增长最快榜单第二名,财富达到1050亿人民币,增长36%。   股价一再创新高的背后有良好的业绩支撑,海天味业从2016年开始到2019年,净利润分别实现28.4亿、35.3亿、43.6亿、53.5亿,四年时间净利润接近翻番。近5年营收的复合增长率达到15%,净利润的复合增长达到了20%。   今年上半年,受宅经济影响,2020上半年,海天味业多项关键数据实现了良好增长。其中,实现营收115.95亿元,同比增长14.1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2.53亿元,同比增长18.27%。   国泰君安研报表示,受疫情影响,在必选消费品的刚性需求凸显、二季度以来物流配送逐渐恢复背景之下,调味品板块收入和净利润增速环比提振显著。细分来看,海天味业、中炬高新、千禾味业和涪陵榨菜等龙头业绩均超出市场预期。   长期看,调味品有望持续受益于餐饮消费的需求拉动以及消费升级趋势下产品结构提升、品类扩张,收入增速有望回升。   随着海天味业股价一路高涨,已有不少投资人士嗅到了危险的信号,纷纷表示股价已脱离基本面。   今年8月29日,银河证券发布了一份名为《不为创纪录的消费股再唱赞歌》的研究报告,该报告后在海天味业股价大跌后广为流传。   该报告称,“近期食品饮料持续走强,白酒、调味品等行业市盈率不断创近年新高,尽管我们在过去很长时间强烈推荐白酒、调味品等消费股,但是我们不对当下创记录的消费股再唱赞歌,因为创纪录估值意味着未来投资回报率下降。”   从经营角度来看,海天味业本身也暴露一些隐患。与其高估值相比,海天味业增速却有所放缓。据统计,2016年到2019年,海天味业中报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率分别为9.26%、20.57%、17.24%和16.51%,今年中报降至14.12%;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同比增长率分别为11.29%、22.7%、23.3%和22.34%,今年中报降至18.33%。   更进一步来看,自2008年起,海天味业曾因为黄豆等原材料成本的上涨五次调整过价格。而到了2019年,原材料成本的大幅上升已经直接影响了公司产品的毛利率。   2019年年报显示,直接材料是占公司成本比例最高的一项,期内金额为87.90亿元,占总成本的88.78%,较上年同期增加了18.72%。具体到产品上来看,酱油产品、调味酱产品、蚝油产品的直接材料成本分别同比上年增长了15.58%、10.99%、29.46%。   与之相反的是,2019年整体毛利率下降0.83个百分点至47.23%,酱油、调味酱、耗油毛利率分别下降0.17、0.19和2.96个百分点。   此外,海天味业的压货现象也可从财报中看到端倪。据2019年财报显示,作为核心产品的酱油,海天味业2019年库存达17.7万吨,比上年增加66.09%。海天味业表示,库存量对比去年上升,主要是月均销售规模增长以及春节销售旺季增加备货所致。   此次海天味业股价滑落同期,食品饮料板块的个股也几乎悉数进入调整。   目前,资本市场对于这种滑落依旧不乏看好的声音。国信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燕翔就通过文章指出,从美国、日本市场一些消费股以往的表现来看,其实存在消费股估值在达到一定水平后长期见顶回落的不少先例。而“酱油第一股”后续走势如何,仍需继续观望。 直播平台代理0090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